城市站点
> 广东省首个住房公积金智慧服务大厅落户珠海
详细内容

广东省首个住房公积金智慧服务大厅落户珠海

时间:2020-11-12     人气:606     来源:房产每日观察     作者:
概述:人脸识别、租房申请公积金当场秒批到账,柜机可自助打印单位汇缴业务……27日,珠海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高新管理部智慧服务大厅正式揭牌运行......

人脸识别、租房申请公积金当场秒批到账,柜机可自助打印单位汇缴业务……27日,珠海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高新管理部智慧服务大厅正式揭牌运行,这也是全省首个采用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信息技术打造的公积金实体服务大厅。



27日记者来到唐家金峰中路193号美吉丽鼎通大厦1栋12楼,语音机器人欢快的迎上来带路导办。记者看到,不同以往熙熙攘攘的景象,服务大厅内安静有序,自助体验成为主流。设置了实体窗口服务区、导办资讯区、自助服务体验区等,一排4个智能服务终端机可以同时自助办理个人和单位公积金业务。



“很方便,以后再也不用专门请假去市区办理了。”李先生是一家位于创新海岸的科技公司公积金业务经办人,他告诉记者说,以前每个月必须去一次市区办理单位汇缴业务,或者去银行排队。“现在家门口通过自助机十几秒就完成了,省时省力很高效。”


当日来到智慧大厅办理提取公积金租房业务的林先生,也体验了“自助”的便利。“我需要租房提取公积金,在自助机上填资料提交,审核通过后秒批到账,真的是当场秒批,很赞!”



珠海市公积金管理中心相关负责人介绍说,高新管理部智慧服务大厅是该中心为优化珠海市营商环境,助力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与中国银行珠海分行联合打造的一项民生实事工程,是全省首个采用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信息技术打造的实体服务大厅。实现了由以往单一实体窗口审批向自助终端审批转变,由仅为职工个人申请事项审批向单位申请事项审批拓展。下一步,将推广高新管理部智慧大厅的做法,不断推出更多零跑腿、零材料、跨省通办、全国通办的服务事项,为珠海市住房公积金缴存单位、职工提供更为便捷、高效、优质的服务。



据悉,目前珠海市公积金中心29项省统一住房公积金服务事项100%可实现网上申办,其中缴存职工以租房、离退休和离职销户原因申请提取公积金,资金划拨实现秒批秒到账,这些审批事项率先实现了跨省通办、全国通办。


记者了解到,至此,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形成了覆盖全市区域的“一个中心,金湾、斗门、横琴、高栏港和高新区五个管理部”服务网点布局,公积金服务也朝着更加规范化、标准化、一体化的方向迈进了一大步。



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9月30日,珠海市住房公积金期末累计缴存总额726亿元,累计缴存单位9383个,累计缴存职工108万人,累计为 9.73 万户职工家庭发放个人购房贷款210.16亿元,其中中低收入家庭贷款总额占比超九成,有力地解决了职工购房资金需求问题,在支持中低收入家庭购房中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10月30日下午,珠海市安宁疗护试点工作会议在市卫生健康局召开,标志着珠海市安宁疗护省级试点工作正式启动。接下来珠海市将在14家不同类别的医疗机构开展安宁疗护试点工作。



    安宁疗护又称为临终关怀、舒缓医疗等,是以舒缓治疗为核心的医疗照护,对患者生命终末期的综合支持,有别于常规医学治疗,旨在维护与尊重生命。珠海市开展安宁疗护试点是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完善全方位全周期的健康服务、推动老年健康服务体系建设落实落地的一项重大举措。


    据悉,第一批全市选定了14家不同类别的医疗机构作为安宁疗护试点单位,其中包括三级综合医院、二级综合医院、中医院、卫生院、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护理院以及民营医院等。各单位要重点落实安宁疗护试点工作任务,包括开展调查、建立服务体系、明确服务内容、建立工作机制、探索制度保障、加强队伍建设、研究制定标准规范和加强宣传教育等方面,探索形成高效的机构与机构、居家与机构间转诊机制。


    会上对近期五部门联合印发的《珠海市安宁疗护试点工作方案》进行解读,中大五院老年病科主任涂秋云对开展安宁服务工作进行了培训,会议还部署了全市安宁疗护试点工作,提出了具体工作要求。


    会议强调,安宁疗护是一项有温度、有广度、有宽度、有深度的医学服务,是一项惠及千家万户的工作。接下来各单位要准确把脉老龄社会需求,进一步整合医疗、养老、护理等资源,认真抓好试点工作落实,将安宁疗护工作做出特色、做出成效,给全省乃至全国提供经验和借鉴。


    附名单:


    阅读全文
  • 近几年,数字营销行业进入高速发展时期,许多原有广告公司纷纷转型数字营销,同时大量新公司成立,市场参与者不断增加。


    与此同时,虽然互联网流量入口越来越分化,但优质流量却越来越向头部平台集中。市场对核心流量资源的竞争趋于白热化,优势流量平台的议价能力不断提升,导致作为中间服务商的数字营销企业利润不断被压缩,尤其是中小平台面临巨大竞争压力。


    “这两年因为短视频的爆发,很多公司每年能翻倍增长。但大家都背负着很重的包袱,做得很辛苦,赚的是微薄的利润。”华南某数字营销企业高管李宏源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


    利润越来越微薄


    这两年,大多数数字营销企业的数字营销业务收入都在飞速增长。不过,受制于毛利率不断降低,数字营销企业的利润增速普遍赶不上收入增速,也是行业这几年最明显的特征之一。


    作为中间服务商,传统广告代理商的很大一部分利润来自于广告主预算与实际消耗之间的差价。但如今,这条路已经走不通了。


    “现在投放基本上不存在差价,投放后台广告主也能看到,几乎都是纯透明的,钱花在哪里、对应的转化效果都清清楚楚,广告主能直观地看到钱花得值不值,后续的投放是要多一点还是要少一点。”李宏源表示。


    如果不从广告主那里获得差价,还可以从投放平台获得返点,但这条路也越来越难走。


    “很多代理公司主要依靠投放平台的返点以及广告主的利息生存,找到的广告主越多,在平台消耗的资金越多,代理商能获得的返佣就越多。”Vivo应用市场程序化广告业务人士杜伟告诉记者。


    各大流量平台的返点差异较大,但总体上,越强势的渠道返点比例越低,代理商的利润也越低;而随着广告主对投放效果的考核要求越来越高,代理商需要在技术、人力上投入更多资源,进一步压缩利润。


    “广告主考核的核心是投入和产出比,比如用100元成本拉来了10个用户,如果这10个用户的付费只有80元,那他肯定不愿意继续投放。如果广告主只想出5块钱获取一个用户,那代理商、平台就要想办法调整策略,帮他优化成本。”杜伟说。


    公开信息显示,出于综合毛利率较低等因素考虑,2019年就有数字营销企业主动放弃了部分平台的代理资质。当然,在竞争激烈的当下,这些资质很快就会被其他企业拿下。


    “所有的广告投放最终都是要转化为效果的,现在很多广告主都在频繁更换代理商,只要你做不好就要被换掉。”李宏源表示,目前数字营销公司在具体业务中做的主要是三项工作,一是运营服务,二是垫资,三是在短视频等信息流广告中提供素材创意。“做得很辛苦,但赚的是微薄的利润。”


    不缺业务缺资金


    利润虽然微薄,但通过不断扩大规模,是否能实现发展跃升?“现在大家缺的不是客户,而是资金,客户找上门来,你没有能力垫付,就只能放弃。”李宏源很快否定了这种模式。


    一直以来,广告行业普遍采用垫付资金模式,这种模式延续到了数字营销时代。数字营销企业通常需要按照广告主的消耗情况,预先向流量平台付费,这意味着数字营销企业在业务规模扩大的同时,采购支出也会随之增加,带来巨大的资金压力。


    “正常合同的账期是一个月,有些也会拖到两个月,相比传统广告业务,账期已经很短了,但由于现在的消耗周期更短,消耗量更大,资金压力依然巨大。”李宏源介绍。


    从一些上市公司、新三板公司的财务数据来看,高额的应收账款,是数字营销企业的普遍特征,也是这些企业的主要风险事项之一。


    “业界最大的风险就是资金风险,最大的瓶颈也是资金瓶颈。一旦某个大客户回款周期延长或者无法按期回款,小公司基本上现金流就断了。”李宏源表示。


    在激烈的行业竞争中,大型数字营销企业尤其是上市公司,拥有更高的议价能力,融资渠道也更为畅通;而中小型公司不仅议价能力有限,融资渠道也更为狭窄。


    “银行更愿意把资金贷给有厂房、有设备的制造业公司,我们这类轻资产公司想要从银行贷到款很难。”李宏源同时表示,即便能从银行贷到少量款项,对于需要大量垫付资金的数字营销行业来说,解决不了长远发展的问题。


    在业务层面来看,目前更可行的方案是,通过调整业务构成,发展对资金依赖度较低的业务,但这需要漫长的时间,而且有失败的风险。


    另外,还可以通过获取独家代理等方式提高自身的竞争力。独家代理的概念与独家授权商类似,目前很多应用市场采取按地域或行业划分代理商的模式,如果能够获得独家代理权,不仅营销费用可以降低,作为强势一方,还可以通过压缩账期,选择服务优质客户等方式,减轻资金方面的压力。


    上市还是被并购


    为了应对资金压力和风险,一些数字营销公司采取了加强应收款和现金流管理,对部分客户执行预收款政策,加大催收和清欠力度等方式加速资金回笼。


    不过,这些措施并不能从根本上、长久地解决企业发展资金短缺、风险集中问题,更多的数字营销公司把目光瞄准在上市或寻求并购。


    近两年来,数字营销企业掀起一阵上市小高潮,A股、港股、美股市场均有相关企业上市。尤其是对财务指标要求较低的港股市场,成为很多企业的首选,比如今年就有云想科技、乐享互动等多家公司赴港上市。


    近期,从事整合营销传播的时空视点与综合营销服务商壹九传媒赴港上市。两家公司的规模均不大,2020年上半年,时空视点与壹九传媒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98亿元、2670万元;净利润分别为461万元、892万元。


    对数字营销企业的并购热情同样在这两年达到高峰,行业内大大小小的并购频繁发生,多家上市公司通过并购跨界数字营销业务。


    不过,不论是上市还是被并购,本身的门槛并不低。对于中小数字营销公司而言,主动权并不在自己手里。


    “数字营销行业的护城河是比较低的,技术门槛并不高。如果不是这个行业的从业者,对行业缺乏足够的了解,看到那么低的毛利率,巨额的应收账款,很难提起兴趣,企业的估值也很难上去。”李宏源表示。


    “同行业之间的并购可能更加不易。”李宏源说,经过这两年的整合兼并,市场上的优质标的很多都已经被“收编”,而有意发展数字营销业务的公司,也早就出手了。在这种情况下,剩下的企业想要找到合适的买家,需要合适契机。


    “以前很多企业的确是走持续融资并购模式,但如今的资本市场情况跟以前比差别巨大,行业变化迅速,以前的发展模式可能不那么适合了,还是要找一条符合自身条件的道路。”李宏源说。

    阅读全文
  • 分享